Where is JavaScript?

何以驴得水

> 生存压力以外的理想主义到底是不是耍流氓
> 脱离知识分子的气韵来黑知识分子的虚伪外表是不是耍流氓
> 抛弃雅俗共赏的勇气勾勒出一个不完整的人性思考轴是不是耍流氓

很遗憾没有看过话剧版的《驴得水》,本以为这是一部延续《夏洛特烦恼》的哈哈类电影,一起度过一个轻松愉快的100分钟然后就过去了,但结果是取乐精神被“睡醒”了,倒是弄得个哭笑不得的结局。

故事背景设定在1942年的边陲山村里,四位甘心清贫,致力于普及农村教育的一老三少为了争取更好的教育资源凭空骗饷,捏造了一个“驴得水”的虚假老师;又遇洋大款慈善事业对口,教育部围绕其钱包制定计划。两条主线交汇在一个原本就不存在的白板上,于是各色人等,围绕主线的发展,开始有了随人性而拉扯出的选择,“不拘小节”,“睡服”,报复,隐忍,虚荣或是疯狂,从而在这个白板上集尽了在理想主义层面知识分子的种种作态。

故事背景脱离当代选择1942算是比较顺利的通过了审查,也符合剧情对人物细节的刻画,同时增加了影射、联想和双关的空间。在悲剧的深坑被一念带起的妥协和不拘小节越挖越深的时候,知识分子的气节在利益、强权和伪和谐面前瞬间崩塌,这种妥协的速度,竟然比一头标题驴被杀而烹之的速度都快。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但矛盾之初,每个人却似在做着一些你我都熟悉的选择,就像温水煮青蛙,蛙跳时刻我们才幡然醒悟一个虚拟的封闭空间里都都可以发生我们似曾相识的那么多事情,而外面这个现实的,巨大的,现在看来还很丑陋的世界,我们却更熟悉。

故事画风转进的载体还是交给了单纯着又放荡着的张一曼。来到一个偏远贫困的地方,单纯无私却只是为了好玩没人管。放荡但总是愿意为了利益冲突而付出些什么。这不同于男人们的假仗义和孩子们未经世俗荏苒的幼稚想法,说出来了便就这么做了。所以悲剧的主体还是由她来承载了,她所认同,所在乎的团队最终祭出了她,她所看轻,所不屑一顾的铜匠近乎浇灭了她的洒脱,她的放荡不羁,以一种原始而残忍的方式。这是本片最压抑最窒息最难以释怀的部分了,也是一大波女生看后会难受很久的梗。

知识是这场悲剧的导火索,却被讽刺的最体无完肤。本篇没有为人物塑造具体细微的知识分子形象,只是以一个理想主义愿望切入,四位知识分子给一个似未开窍的土疙瘩贴上知识分子的背景,慢慢的揭开其内心懵盲无知的封条,释放出全片反差第二大的怪物角色。知识分子的催化延伸的恶的边界,放大了仇恨的力量,进而连知识本身都被其快消灭殆尽了。这里剧本似乎反转着给出了一个人性本恶的结论,但其实善恶就是一念之间,一个选择,受环境影响,被灌输的原料本身其实也可能满载生活的恶意。

校长女儿在本剧中承载着唯一的希望一路走向正确的道路(^.^ 我们的事业的正确而伟大的)。一个满怀童真的新青年未经权利和利益的过渡在亲情绑架下也被迫放弃追求真善美的最后转机,幸好矛盾在她的悲剧铸造前爆发,草地上撒下五彩缤纷的弹力球,应该是本片尾声出释放出的一丝亲和观众的美好吧。

学工科的喜欢一切具体化,总结一下,就是知识分子在高压下开始妥协由小骗子晋身为大骗子再亲手塑造出悲剧的载体,进而毁掉了自己为之奋斗的理想主义。

没有答案告诉我们知识分子可不可以轻易的谈起理想。

我讲个笑话,你可别哭啊。

本文于 2016-10-30  发布在  生活  分类下, 当前已被围观 339 次

并被添加「 感言 」标签

本站使用「 署名 4.0 国际」创作共享协议